HOG——Drunk

p大/虫爹/三叔 /漫漫
日常吹人
最爱挖坑不填
叫我肃羽就行了,QQ,972536953

“我原谅你了”

抄袭如果都可以被原谅,那么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

作为一个咸鱼写手,我没有文采,没有文笔,甚至没有脑洞。每天都不过是刷刷太太们的账号,看看有没有粮可以吃。可不管怎么样,我就是再咸鱼,再垃圾,我也可以很骄傲的说一句“我没有抄袭”。

我认为,不管是写同人的,还是写原创的,不管是哪个圈子里,抄袭都是最为人不耻的吧。可是为什么,当抄袭者被指责出来的时候,只要一句轻飘飘的“我道歉”,就可以被人们原谅,就可以换来一句“没关系”。

抄袭者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不需要告诉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看过这篇文章,这个段子的人,“对不起,这篇文章/这个段子是我抄袭别人的blablabla………”。不需要退圈删号从头再来。只用轻飘飘的道歉就可以揭过这件事,而原作者若是表示自己不原谅,反而会有一群人跳出来指责原作者。请问一个作品被侵权的人,想维护自己的权益,就这么难吗?

每一份文章,每一篇段子,都是作者认认真真的写出来的。为了这些,TA们可能构思了很久才决定动笔,可能在发出来之前,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几遍甚至几十遍。而对于看客来说,只是动动手指,十几分钟就可以看完。

而且圈子里,所有的文章,段子,图画,都是无偿的,所有人都是靠爱发电。看客们不需要付费,只需要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几句评论,就可以让作者高兴很久。

每一份成果,对于写手们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抱走,换了别的名字。可凶手在被发现后,没有慌张,没有做坏事被发现时的惊慌失措,只需要一句可能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知道你的心里,会是怎样的想法。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表明自己的看法,抄袭者,不管你是有什么样的隐情,在没有得到原作者的授权的情况下,就这么把别人的文章拿来使用,永远不值得原谅。年龄小,不懂圈子里的规矩,不是故意的,这都不是理由,只我知道的,圈子里十几岁的太太并不少见,同样是人,学着点。

中国最难走的三条路,一条是电竞,一条是出柜,还有一条就是原作者维权。

希望有一天,电竞职业真正被大众所理解,所认同。不再被人们所说三道四,被人们说是不务正业。

希望有一天,同性恋人们可以牵着自己心爱的人,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过着和异性恋人一样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不用承受人们异样的目光。

希望有一天,原作者想要维权的时候,不会有人出来指责TA,不会有人说TA小心眼,斤斤计较,一点小事儿揪着不放。

飞飞呱唧呱唧叽叽boom!!!!!!bilibili:

十方埋伏:



我不原谅任何抄袭的人,管你有什么隐情。




没有什么隐情是要靠剽窃别人呕心沥血创作出的东西来解决的,这相当于拐卖别人孩子。




年纪小不是你low的原因。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全职高手】B站投票那些事儿

#全员向#

#聊天体#

【荣耀职业选手搞事儿群】

鸾珞音尘:你们听说了吗,B站今年又搞了国漫场萌王燃王投票。

风城烟雨:今年决赛是谁和谁对上了?

鸾珞音尘:秀秀姐好,今年是黄少和yys的晴明。

夜雨声烦:诶???什么什么什么,谁叫我。啊,你们说那个投票啊,本剑圣肯定是第一,真是的这还用选吗。

鸾珞音尘:可是黄少,晴明的票数明显比你高。

夜雨声烦:啊那又怎么样,本剑圣的粉丝可是靠爱发电。就算他票数高,也不一定代表他粉丝多嘛。

沐雨橙风:黄少说的好,话说去年的冠军好像是我和叶修哥。@君莫笑

君莫笑:嗯?哦你们说那个投票啊。可惜了,冠军禁赛,不然这冠军年年都是哥的。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能要点脸吗,能吗,能吗,能吗???什么叫只要你参赛冠军就是你的,本剑圣还在这儿呢。凭什么冠军不是本剑圣的。

君莫笑:少天,去年最后不就是哥和你争吗,结果呢?

夜雨声烦:......那也不代表每次都是你得冠军啊,话说要是你这家伙在,是不是最后又变成咱俩的争夺战了啊。

君莫笑:嗯——,没准儿呢。

鸾珞音尘:叶神的号召力真的很可怕,几乎所有的粉丝在看到叶神的时候都会拉一把。

君莫笑:哥可是荣耀之神,没点儿人气能行吗。

夜雨声烦: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能不能别这么自夸,我都替你脸红。

君莫笑:没办法,实话。

沐雨橙风:好了,先不要吵了,问题是黄少现在的票数,真的相差越来越多。

风城烟雨:号召粉丝投票呗,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

鸾珞音尘:可是我看yys的官博,都搞抽奖活动什么的,我们要不也搞一个。

君莫笑:有必要吗,我们荣耀又不缺这么个冠军。

夜雨声烦:就是就是,我们蓝雨又不缺这一个冠军。就算本剑圣票数少,也不能证明本剑圣的人气比那个晴明低啊。

风城烟雨:说的也是,荣耀和这个也没多大关系。

沐雨橙风:是啊,荣耀又不是用这个来评判的。

鸾珞音尘:竞争越来越激烈,两家粉丝掐上了。

君莫笑:有必要吗,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

夜雨声烦:虽然这样也是代表着粉丝对我的爱,但本剑圣真的不愿意看到粉丝这样。就算输了,我们也要输的光明磊落。

沐雨橙风:难得啊,黄少也能说出这么成熟的话。

夜雨声烦:?????苏妹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剑圣说出这样的话很奇怪吗???

一枪穿云:嗯。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他觉得你会说这样的话很让人惊讶,顺便说一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夜雨声烦:??????不是,你们对本剑圣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本剑圣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聪明机智,说出这样的话多正常。

索克萨尔:大家不要再调侃少天了,不过少天说得对,我们蓝雨不缺这么一个冠军,我们就是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

—————end—————

作者有话说: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文中少天和叶修的话,也是我想说的。我们全职不缺这一个冠军,就算输了,他们也是我们的荣耀。大家对全职的爱,也不会因为输了,就减少。我们全职,就是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
再次感谢大家,谢谢你们对全职的爱。

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请公司清醒点,我们粉的是龙哥不是你ok?

狐魇:

我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刚刚刷完剧,沉浸在镇魂里不可自拔,看到了对于镇魂结局不好的猜测。然后又看到了这个。居然,真是,我们局老师怎么签了这样一个公司啊!35年经济约,天价赔偿金,他要怎么办啊!局老师还有社恐的,就这样换了他身边所有人啊。吸血的公司,垃圾般的操作。这是想要毁了他吗?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这个公司真是绝了啊!这公司能破产吗?现在我只希望能有真真正正的好公司签了局老师,让他好好拍戏,好好做他自己,他这样的人在现代社会是珍宝,是珍宝。为什么啊?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三次元演员,他那么好,那么好!
我希望会有奇迹。奇迹

【薛晓】昔时明月清风在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非常甜#
#不要相信第二条#

夜凉如水,义城的大街小巷依旧被厚厚的浓雾所笼罩着。一片死寂,就连透出的几分月光也带着三分惨然。

义庄的小屋里,昏暗的油灯照亮了一方天地。一张木桌,几把长椅,正门处放着一口棺材,隐约可以看到内室的床。

无论外界怎样,小屋的景象却从未改变,总是这副老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薛洋知道,一切不再会如从前那般。一如那个会给他糖的人,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那个称他为“小友”的人,此刻正静静地躺在棺内,依旧的白衣如雪,却早已了无生气。

薛洋垂眸看着棺材里的晓星尘,静默了片刻开口:“晓星尘,我把整座义城的人都制成了走尸。”

“你还记得常家吗?我还是杀了常萍,用你的霜华。”

“阿箐那个小瞎子这次真成瞎子了,也是我做的。”

薛洋站在棺材边,一字一句的跟晓星尘说着自己做过的坏事。一点点告诉晓星尘,他生前所在意的,是怎样被自己步步摧毁。

然而无论薛洋说了多少,棺材里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也不曾再开口指责他。寂静的屋子里,除了薛洋自己的声音,就只剩油灯爆了灯花时,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灯光下的薛洋,少了点平日里的意气风发,多了点不易察觉的悲伤。像是说了太多的话有点渴,薛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描摹过晓星尘的轮廓。

手指从双眼向下,停留在颈间的伤口处。指尖轻轻摩挲着这处伤口,薛洋半眯起了眼眸,神色变得有些晦暗不明,难以捉摸。

他想起了,在自己发觉晓星尘的魂魄几乎不在的时候,那种无措。像是回到了幼年,自己还是那个吃不到糕点的孩子。

那时,自己背着晓星尘的尸体,找了好久,才捕捉到了那么丁点残魂,小心翼翼的将残魂收入锁灵囊里。

陷入了从前的薛洋,手上不自觉的有点用力,在苍白的肌肤上留下零星红痕。这时的油灯爆了一朵略大的灯花,噼啪响了一声,惊醒了陷入回忆里的薛洋。

看着自己不小心留下的红印,薛洋收回了手。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棺木,薛洋开口道:“晓星尘,你不是最喜欢除魔卫道吗?”

“那你怎么还不醒。”

当然不会有任何回答,昔时的明月清风,如今也只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

【随便转】叶修于逆境涅槃重生,我于其身后绝不低头

关于那个车祸,作为一个书粉来说真的希望是假的,毕竟那是人命,顺便说一下今年是我叶三连冠的一年,谁坏老子事儿老子怼死你

我是二狗子的爸爸二喵子:

刚才群里讨论这件事我们都忍不住哭了 现在微博贴吧都是什么?


热搜“杨洋 网络暴力”


网络暴力?网络暴力?


清明烧纸事件是个人行为,好了,都是粉丝,我们全圈出来为姑娘的行为道歉,可是你们为什么还揪着不放?


网络暴力?那后来我们的道歉你们是眼瞎看不见了吗?


我不针对杨洋,其他人去演我也不会喜欢,因为在我心里叶修是无可替代的


我们那么努力拼命道歉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剧粉杨洋粉不要因为个别人的行为误会我们整个全职粉丝群体,误会我们最爱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事件持续发酵到现在是什么呢?全网都说“杨洋遭遇网络暴力,粉丝正能量支持”


甚至说,我们的信仰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什么都不是,还说我们的信仰就像邪教。


关注我的人里面有谁是杨洋粉的话,取关谢谢。


以及和黑白太太一样,今年是叶修三连冠生日,他的三连冠只有这一年了,要是到时杨洋粉来破坏的话,就算撕到删号退圈我也不会手软。


我爱叶修,我不知道能在圈子里待多久,但是来乐乎前我爱叶修,哪一天我走了我依然爱他。


青禾暖阳:



前不久看到说yy粉推全职粉被撞死,微博上拿着事儿来说的yy粉不少,均被冠上造谣的标签。


怎么说的。





我去你的!你以为我们希望它是真的吗?


我宁愿是假的,我宁愿它是粉丝们一时冲动编的!


为什么?!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那是一条命啊!


谁愿意拿这个开玩笑啊?


我宁愿背上造谣的帽子也希望这是假的,毕竟,这个姑娘何其无辜啊!


其他千千万万的书粉们又何其无辜啊?!


社会毒瘤?不是人?人类败类?


我求求您住嘴吧,我们家书粉何来的责任背上这么大的污浊啊?


我是天上的仙女二狗子:








我才知道,很多事。


以下只是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个人观点。


叶修快生日了。


他唯一的三连冠生日。


谁他妈再敢打搅,老子他妈什么事都给你做出来!


*******


一人犯错全圈道歉最后被说无作为?


一口一个社会毒瘤您家粉丝能不能摸摸良心擦亮眼睛好好看看你们口中的毒瘤都做了什么?


原先yy粉丝挑事说“叶修姓杨不姓叶”“叶修只是一个角色”怎么不见剧组方出来认错?


作为一名演员应该把角色跟本人分开的职业素养,yy是否有我不评价,但是作为粉丝我希望你能清楚


别把你家爱豆跟我们的信仰扯在一起


他们不一样


你要粉粉你家爱豆好不好


你又不喜欢他们你干嘛要拉出来啊


你有啥想说的你不能单独说出来吗你非要跑到我们的地盘说,在我们的地方bb那么多还让我们家姑娘滚


谁给你的脸啊


也别因为电视剧怎么演的就以为人物就是那样的,告诉你,电视剧所展现出的完全没有我们喜欢的那些人百分之一的好


是,是有些人做错了,我们也难受也感到羞愧


但是那么多道歉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啊


我们没有道歉吗?


还是说你没有长眼睛?


虫爹曾经说过希望全职动漫出来后能优秀得让人忘记原著


大家都是有信仰的人啊,所以才会在我们中某些人侮辱了你们的信仰时站出来说抱歉,因为我们也知道信仰被侮辱有多难受,因为我们不想我们的信仰因为那些人被抹黑,可是为什么你们视而不见呢?


究竟要到哪种程度才能让人满意?


我们家姑娘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因为一个人被扣上社会毒瘤人类败类的帽子。


结果最后呢。


明明他们也很无辜啊。


我们家的姑娘跟汉字们真的很无辜啊


一个人的做法偏激为什么要扯上整个粉丝群体?那么多粉丝都出来拼命道歉,就是为了你们不要因为某个人的行为而误会了我们更多的粉丝,甚至误会我们一直崇拜一直当做信仰去爱的人


一人做错全圈道歉还不够吗,其他只想守着自家信仰的人被突如其来的锅砸的头破血流,但为了自己的信仰带着伤一遍遍的道歉扩散声明


因为个别人员牵扯整个圈子


全职是我们的全职,叶修是我们的叶修,拜托你们把你们的剧你们的爱豆和我们喜欢的书喜欢的人分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我真的只想那些无辜被伤害的姑娘跟汉子们能够好好的,希望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面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会再遭受莫名的伤害


*******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想理了我已经路转黑黑透了那种。昨天我真的很真诚很真诚的解释了一个早上,但是完全没有卵用。


完全没有人愿意听我们说话,他们就会说我们垃圾人渣,我都不知道这个无妄之灾怎么来的,突然之间就铺天盖地的砸我们头上了。


我不粉杨洋。


因为我一向是二次的,三次明星什么的,不感兴趣。


但是我也从来没有黑过。


杨洋很有名。


我的朋友很多都特别喜欢他,卡贴上全部都是,天天一脸花痴对我安利。


杨洋在网上稍微有点委屈,我同学就恨不得把桌子给扔了。


我当时想啊,这样的人好幸福呢,有这样的粉丝。


是么。


现在,我改观了。


我依旧不粉杨洋,这件事他或许是受害者,因为我同学的缘故,我一向对他很有好感。


但是也请杨洋的粉丝克制些,我们道歉了,只那一个人,就要把帽子全部扑在我们头上。


我不接受。


另外我也想某些粉丝清楚。


我们书粉,不接受电视剧,为什么。


不是因为那什么所谓场景不够壮阔,也不是因为你们口中的恶意排斥。


因为叶修对我来说,他不是一个角色。


他是个人,他是我的神,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光。


他对我来讲,是个活生生的,我愿意用毕生来吹他捧他宠他爱他。


而不是某些人说的,他只是一个角色。


这句话,我听到心尖都在疼。


他的好,你不懂,你不明白,他那样的耀眼。


书改电视剧,现在的潮流。


但是那些剧情,剧情你至少不要改啊?!!


全职高手,它没有CP,他是讲的叶修自逆境崛起,那是叶修的故事,属于他的荣耀啊。


你们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篡夺了他的荣耀,他的热血,他对荣耀一如既往的爱?


你们没有资格。


因为你们只知道,帅才是正道,剧情言情就好。


开后宫多好啊。


看的人多啊。


男主怎么都好,那只是个角色。


你他妈谁给你的脸!!!


警告杨洋的粉丝,全职高手是全职高手,杨洋是杨洋,我他妈不喜欢杨洋,但是我他妈也不允许有人玷污叶修和全职。


一搜全职高手就想到杨洋?


谁给你的脸!!!


靠他妈在我们眼里,全职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小说,那么多的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值得被爱的。


杨洋粉丝你他妈站出来,你他妈敢跟我说,十年八年,甚至一生之后,你还会爱着杨洋,一如既往?


     


       我不管你能不能,我可以在此宣布。叶修,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会是叶粉。     


   


因为那是叶修,因为那是我爱的,最棒的叶修。


不要把我爱的叶修,和你们的杨洋混为一谈。


他不是角色,他是我的信仰。


最后,最后一次道歉。


清明事件,对不起。


那个女孩的冲动,不得体,不应该,却不是毫无道理。


不要把全职想的太简单,那不止是一个小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改写,叶修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抹杀的。


那是我的,我们的信仰。


p.s.这是我最冷静的语气了。


也是我最客气的言语了。


再发这一类的话。


脏字大概要刷屏了。



【双玄】谁家白衣曾少年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复,少年游。

清风习习,明月朗朗。踩着一地的金桂,贺玄再次踏足至倾酒台。

倾酒台景致依旧,可是那人却再也不会乘风而来。

在后院的一颗桂花树下,贺玄取出了一坛美酒。只是醇香的酒液入喉,贺玄却只觉满心苦涩。月下独酌,原来是这般滋味。

遥想当初,自己还是地师的时候,也曾和风师一起在此对饮。而如今,却只余一句物是人非。

“明兄,这里是倾酒台,是我飞升的地方。”师青玄带着明仪,兴致勃勃的跟他说着自己的曾经。

“明兄我跟你说,就在那儿,对,就那颗桂花树下,我埋过一坛子的酒。”师青玄指着后院中最大的一棵树,然后扭头去看明仪。

而明仪只是跟在他身后,看着这个人如数家珍般介绍自己的往事,冷冷的神情中,带着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温和。

师青玄拉着明仪到后院的一处小桌旁坐下,然后把自己埋下的那坛酒取出。

师青玄去了酒坛的封泥,丝丝缕缕的酒香传来。仰头喝了一大口,师青玄把酒递给了明仪。

明仪喝完一口后,师青玄问道:“怎么样明兄,味道不错吧。”

明仪点了点头,师青玄马上得意道:“明兄我跟你说,你可是第一个喝到这酒的人,我哥都没喝过。”

月色甚美,师青玄和明仪就这样,一人一口把这酒喝完。期间,师青玄还和明仪说了很多自己以前经历过的趣事。

之后,师青玄和明仪一起又埋了一坛。还约定过等到几百年后,再取出共饮。

而如今,百年已过,当日饮酒之人却只剩一人。原来真的,不复少年游。

昔日少君曾倾酒,谁家白衣曾少年。

人生若只如初见【双玄】

#ooc有#
#be慎入#
#吃刀愉快#
——————以下正文——————

师青玄死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在皇城的街角边,永远的闭上了眼。

皇城的乞丐们凑钱,紧巴巴的给他办了个简单的葬礼。一副薄棺材,就埋在皇城边的一座荒山上。听乞丐们说,是师青玄自己要求的,说等自己死了,一定要把自己埋在有水的地方,这样,离故人近一点。

贺玄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表示,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宽大衣袖下的手指却忍不住微微蜷起。然后一个人,去师青玄的坟前坐了很久很久。

之后,贺玄回了黑水鬼蜮的地下室。看着桌子上的四个骨灰坛以及两把破损的扇子,贺玄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那晚,贺玄喝了很多的酒。醉意朦胧间,贺玄觉得往事走马观花般在自己眼前呈现。

一会儿是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家破人亡的场景,一会儿是自己成为绝境鬼王,独自一人发展黑水鬼蜮的场景,一会儿是自己冒充地师,在上天庭的场景。

而后,这些场景都消失了,全都变成了师青玄。笑的,哭的,潇洒的,绝望的,男相的,女相的,到处都是师青玄。

可当贺玄想要触碰一下师青玄,想和他交流时,所有的师青玄都不见了,只有一把破损的风师扇留在原地。

然后贺玄就醒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地上,手边是空空如也的酒坛。原来不过是喝醉的一个梦吗?贺玄露出了个自嘲的笑容。

贺玄忍不住回想自己第一次见到师青玄的场景。

那时候自己刚刚冒充明仪来到上天庭,正在仙京里闲逛好熟悉地形。这时候一个白衣男子从不远处走来,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边走边摇扇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冲自己打招呼“这位道友你好啊,我是风师青玄,不知阁下是谁?”

“原来是新上任的地师啊,诶,我唤你明兄好不好。”

“明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风师青玄最好的朋友了。”

想到这里,贺玄忍不住觉得,人生若只如初见,该会有多好。

达拉崩吧【天官赐福花怜版】

八百多年之前无相突然出现带来疫病带走了太子又消失不见
仙乐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刀(厄命)
翻过最高的山(铜炉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太子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陛下我叫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再来一次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是不是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对对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英雄血雨探花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仙乐国出发
妖魔鬼怪来袭
获得超多法力
无数厮杀见证他慢慢升级
鬼市的极乐坊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红线牵
闯入一座山洞
谢怜和可怕无相
花城拔出弯刀
无相说
“我是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再来一次
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是不是
活了千年满心嫉妒的糟老头子”
“不对
是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于是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砍向
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然后
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打了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最后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他战胜了
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救出了
人间正道拯救苍生太子的谢怜
回到了
地大物博民风和乐的仙乐古国
国王听说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他打败了
白衣祸世乌庸太子别名白无相
就把
人间正道拯救苍生的太子谢怜
嫁给
血雨探花第一怜吹超不怂花城
(啦啦)
城主夫人太子谢怜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花小怜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吹一吹我们的包子


#包子生日快乐#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是在第十区抢血枪手,你特别好玩,抛沙不知道冲眼扔,板砖不仅是飞砖而且还扔跑偏了。

之后,明明是一个小白却有着300+的手速,虽然有时候想法天马行空却不会误事。

天天跟在君莫笑后边叫老大,喜欢星座,还喜欢唱狮子座。不过,真的走音啊…【叹气】

后来,叶修创建了兴欣战队,只是一句话你就跟着去了,真的很讲义气呢。队友们越来越多,你还经常叫罗辑小弟。每次看到这段描写,我就会忍不住脑补那个画面呢。

挑战赛,季后赛,第十赛季,兴欣的成长又何尝不是你的成长,从荣耀小白到可以和大神比肩,但对于你本人来说,生活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你依旧是那个叫叶修老大,喜欢星座,喜欢唱狮子座的包子。

我想,如果说叶修是兴欣的技术担当,乔一帆是兴欣的良心担当,那你,就是兴欣的欢乐担当了吧。

包子,生日快乐哦。

【此生不渝】

#喻黄#
#古风paro,竹马竹马设定#
#十八岁的喻文州生日快乐!!!#
#致全世界最好的喻文州#
————以下正文————
蓝雨国的人都知道,将军府的黄少天和丞相府的喻文州是竹马竹马。怎么说呢,两个人的关系好到,你的一个表情我就知道你想要什么的地步。

可是最近的黄少天却总是躲着喻文州,从前下朝时,两个人会一起走,一起讨论朝堂上的事情,可是这段时间黄少天见到喻文州就绕道走,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黄少天很愁,黄少天非常愁,黄少天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没法直视喻文州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个梦,哦,不对,应该说是,一个春梦。按理说,男孩子嘛,春梦也没啥大不了的,可关键是,黄少天春梦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和喻文州。梦里的自己面色潮红,眼角眉梢皆是春色的躺在喻文州身下,嘴上说着不要可身体却很诚实。喻文州压在自己身上,上着自己嘴上还不忘调侃。春梦很真实,真实到黄少天现在只想离喻文州远远地。再加上喻文州快过生日了,两件事加在一起,黄少天决定干脆躲一段时间再说。

但喻文州毕竟是自己的竹马,又要过生日,躲着也不是办法,黄少天决定去找个人给自己解梦,顺便讨论讨论喻文州的生日自己应该送什么比较好。

还没等黄少天找到给自己解梦的人,喻文州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很心累,喻文州觉得自己并没有怎么黄少天,可对方却不理自己了,还天天躲着自己。难道是自己喜欢对方被发现了?是的,喻文州喜欢黄少天,可你要问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喻文州自己也说不上来。喻文州常常想,难道这就是书上写的“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虽然黄少天是个男孩子,但喻文州还是喜欢他,喜欢就是喜欢,和性别无关。

喻文州想不通黄少天为什么要躲着自己,所以干脆来找黄少天问清楚顺便表个白。可是真见面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要是表白不成功,就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于是现在,将军府的会客厅里,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端了一杯茶,一个左顾右盼就是不看对方,一个看着茶杯好像能从里边看出花儿,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黄少天是尬的,毕竟自己的春梦对象就在眼前,……等等,黄少你是不是忘了纠结你为什么是下面那个,这么容易接受设定的吗???

喻文州是没想好怎么说,毕竟还不知道黄少天是不是能接受男孩子之间的恋情。能接受还好,万一不能接受,自己难道要说刚才是个玩笑?啧,心累。

终于,黄少天忍不住了,毕竟你让黄少天安静了这么久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黄少天转头看着喻文州,“文州文州文州,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出去一趟。我有点事儿要办。”

“少天,我有件事儿想和你说”喻文州的语气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样子,但不知为什么,黄少天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丝紧张。

不等黄少天开口,喻文州继续说了下去。“少天,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了,可是我却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甚至我现在都不敢和他表白,我怕说了,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少天,我该怎么办。”

听完喻文州的话,黄少天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就像是自己的东西忽然打上的别人的标签,可自己和喻文州不是兄弟吗,兄弟有了喜欢的人,自己应该高兴不是吗,可为什么,心里闷闷的。黄少天想不通,黄少天决定不去想。“文州你有喜欢的人了吗,对方是哪个大臣家的啊,文州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亏咱俩还是竹马竹马的关系,你竟然不告诉我,到时候追到手了,可别忘了自罚三杯啊,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欢快的语气看不出什么,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喻文州决定换一个更直接点的问法。“如果少天是一个女孩子的话,会喜欢我吗?”

“诶?如果是我的话,当然会喜欢文州啊,毕竟文州你这么优秀,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你啊。”

“那,我要是说,我喜欢的人是少天你呢?”

“我也喜欢文州啊,咱俩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啊。”

“少天,我说的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的那种,我对少天可是恋人之间的喜欢,少天呢,少天对我,只是兄弟之间的吗?”

“?!!!!我…我不知道,文州你让我冷静一点,这个消息太刺激了。”

“好,等我生日的时候,如果你同意了,就去我家找我。”

————三天后————
喻文州坐在书房里,没有点蜡烛,漆黑一片。已经晚上了,少天还没有来,果然是不能接受的吗,对啊,男男之恋,本就是为世人所不能接受的,少天会拒绝自己,不也是很正常的吗,可是,还是会难过啊。喻文州自嘲的笑了笑,从今之后,就连兄弟都没得做了吧。

忽然,窗外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书房的门被人推开,月光照了进来,照在喻文州的脸上,黄少天清晰的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表情,错愕,惊讶,还有来不及收回的自嘲和难过。

“文州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我这三天有在认真的考虑,听到你说你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有感到不舒服,我想了想,或许这就是喜欢吧,因为喜欢,所以在以为你会喜欢别人的时候会难过,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我,黄少天,喜欢喻文州,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的。”

“少天…”

喻文州快步走到书房门口,紧紧得把黄少天抱在自己的怀里,又像是抱住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力道之大让黄少天一个武将都觉得有些勒得慌。

“文州你轻点,我不跑,太紧了我难受。文州…唔…生日…快乐…”

喻文州吻住了黄少天,小心翼翼的,好像黄少天是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良久,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被这个吻给憋死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放开了他。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到“少天,我何尝有幸,能遇到这么好的你,我爱你,此生不渝。”